日照新闻在线

广西男子羁押90天后身亡


广西男子胡宗尧被警方带走,羁押于防城港市第一看守所。3个月后,胡宗尧因病身亡。家属表示,经查看监控视频,胡宗尧在去世前24小时滴水未进,无人过问。家属认为看守所未尽到合理的救治义务,向防城港市公安局提出国家赔偿,遭到驳回。
2019年5月8日,30岁的胡宗尧在出租屋中被防城港市港口区刑侦大队拘捕,羁押于防城港市第一看守所。胡宗尧妻子张女士表示,丈夫被捕时已因病卧床多日,无法行走。入所体检记录证实,胡宗尧患有高血压、痛风等多种疾病,医生建议治疗。家属其后向公安机关申请取保候审,被驳回。
3个月后的8月7日早上,张女士接到看守所电话,称其丈夫胡宗尧因痛风严重,已转到防城港市人民医院第三分院接受治疗。8月9日晚21时,看守所民警通知张女士,胡宗尧于当晚19点02分,在防城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8月7号接到看守所电话时,对方就让我照顾好老人和孩子,以后好好生活,我们怀疑当时人就不行了。后来我们家属要求看遗体也遭到百般阻扰。”

广西男子羁押90天后身亡




家属多次提出查看胡宗尧被押期间的医疗报告、监控视频以及相关医院的医疗记录等,均遭到拒绝。看守所仅向家属提供了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病历和第三分院的抢救记录。家属随后到第一人民医院复印病历,发现看守所提供的病历记录与医院的病历内容不一致,怀疑看守所作假。
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几经周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胡宗尧进行了尸检,其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胡宗尧符合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致急性循环、呼吸功能衰竭死亡;高血压,坠积性肺炎及肺动脉血栓栓塞对其死亡具有一定促进作用。”
鉴定报告还提到,胡宗尧因为长期卧床不起引起了尾骶和脚踝压疮,在羁押期间行走不便,凝血功能异常为血栓形成了危险因素。
胡宗尧患有多种疾病,羁押后从250斤暴瘦到150斤左右,家属怀疑胡宗尧在看守所期间没有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在明知胡宗尧病情危重的情况下,看守所未尽到治疗和抢救的义务,从而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期,最终导致胡宗尧死亡。
胡宗尧去世后,亲人悲痛不已。胡母更因悲伤过度,多次昏厥休克。胡父表示,如果能够及时治疗,儿子的死本可避免。在胡宗尧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公安机关本应主动申请更改强制措施,但仍错误坚持不予取保,“是看守所失职导致了我儿子的死亡”。
家属向公安局、检察院、信访局等相关部门反映情况,要求公安机关查明事实真相。2019年10月31日,防城港市公安局作出调查结论称,公安机关在执法办案、监所安全、应急处置等方面均依法依规,没有存在违法违规现象,胡宗尧因病在医院死亡,属于正常死亡。防城港市检察院出具意见书,同意市公安局关于胡宗尧是正常死亡的调查结论。
家属对公安机关和检察院的调查结论存在异议,向防城港市公安局提出刑事赔偿申请。2020年1月21日,防城港市公安局港口分局作出“不予受理决定书”,驳回了胡父的申请。胡父又向防城港市公安局申请“刑事赔偿复议”。3月11日,防城港市公安局出具“刑事赔偿复议申请驳回通知书”。
2020年4月,胡父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防城港市公安局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防城港市公安局拒不提供胡宗尧死前15天的监控视频。法院则以“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行政诉讼的受理范围”为由,驳回起诉。

广西男子羁押90天后身亡




“根据公安局提供的卷宗,多名犯人证实,胡宗尧因生活不能自理,长时间未进食,大小便失禁,没人理他。胡宗尧被转去第三分院后,整整三天未进食,未得到任何治疗。监控显示,去世当天胡宗尧一直躺在厕所边的地板上,赤身裸体,没人给水喝,没人给饭吃,没有医生巡诊给药,管教警官也没有出现,他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
胡父还提到,卷宗里有多处口供存在自相矛盾的地方。多名犯人证实,胡宗尧入看守所当天已经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精神状态很差。而值班警察的情况说明与犯人证词有出入。
目前,胡宗尧家属已向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等待法院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
免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北京东方助孕网昆明代孕公司香港验血武汉专业代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