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新闻在线

鲍威尔:疫情下引领新货币政策革命


原标题:鲍威尔:疫情下引领新货币政策革命

鲍威尔:疫情下引领新货币政策革命



  今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令金融市场巨震。相比起2008年危机后的扭捏,这一次美联储先发制人,先是降息至零,再在财政部的支持下实行无限量化宽松、入场购买资产,并将资产范围不断扩大,同时与全球央行建立临时美元流动性互换协议,以缓解全球美元融资市场的压力。
  于是,3月22日后,全球金融市场迅速企稳,走出了史上最迅速的V形反弹,多数资产在后续的几个月间不但收复了所有跌幅,还创下历史新高,美股涨幅超50%。
  8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宣布了新货币革命——改革政策框架,从盯住2%的通胀目标转为盯住平均通胀,即把2%的通胀目标变为长期平均2%的目标,未来也不会根据就业市场来决定加息与否。面对疫情导致的持续经济衰退,美联储未来究竟将如何引领这场货币革命?这次央行又能否再次力挽狂澜?
  先发制人,缓冲疫情冲击
  美联储大幅降息之初曾被众人抨击是“丧失独立性”的表现,然而事后才发现,这实则是必要的先发制人之举,各界都低估了这场疫情对经济的猛烈冲击。
  在3月3日紧急降息50BP后,美联储在3月16日凌晨宣布降息100BP至0~0.25%,重回零利率区间,并宣布7000亿美元的QE,包括几个月内回购至少5000亿美元国债,以及增持至少2000亿美元规模的抵押担保证券。
  美股其间仍持续熔断,美元指数飙升至104附近,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巨震,地方养老金几乎爆仓。美联储于3月17日重启商业票据融资工具,并重启了一级交易商信贷便利,以支持美国家庭和企业的信贷需求,目标是缓解美元荒、抑制信用利差快速上行。但当时遭受流动性危机的垃圾级企业债和ETF都不是合格的PDCF的抵押物,使得这一工具能否有效缓解市场恐慌的效力存疑。
  于是,到了3月23日,美联储“火力全开”,回应了市场几乎所有期待——宣布开启无限QE,购买国债和MBS。同时,推出两大最关键的措施——PMCCF和SMCCP.PMCCF,用以支持新发债券和贷款融资。PMCCF主要针对投资级公司,并提供4年的过桥融资;SMCCP,主要购买投资级公司发行的二级市场债券,同时购买在美国上市的、投资范围是美国投资级债券的ETF基金。财政部将使用ESF对美联储为此设施建立的SPV进行股权投资。而后,美联储也宣布将购买“坠落天使”,即从投资级降级为高收益级的债券。
  市场在3月23日彻底企稳,而后便开始了历史上最迅速的反弹,纳斯达克指数从3月最低点开始的最大涨幅高达70%。美元荒也得到了缓解,美元指数从104跌至当前的93附近。截至目前,美联储扩表近70%。
  同时,随着经济的逐步重启,就业和通胀预期也开始逐步回升。美国失业率从15%附近降至当前的约8%,10年期通胀盈亏预期也从0.5%反弹至了1.8%附近。
  疫情仍在肆虐,新货币革命迎大考
  但是,挑战还在后面。目前,市场和经济对财政政策极其敏感。大选前的财政政策僵持,让市场感到绝望——美国最新的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为87万人,前值86万人。即使是 2008年金融危机时,创下的历史最高峰值仅为一周66.5万人,而现在远超2008年最糟糕情况。数量级的初请失业金人数已持续了6个月之久,截至9月初仍有高达2600万美国人在领各类失业补贴。
  美国经济数据在过去6个月看起来还不错,甚至是处在复苏的康庄大道上,这一切都需要感谢美国及时祭出的3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政策,通过人人有份的“大撒钱”稳住了占美国经济70%的消费。也正是如此,才会出现在经济关闭、大量失业的情况下,美国家庭的现金收入却出现暴涨的情况,很多人领到的失业金比平日正常工作赚到的还多。这么做是希望在新冠肺炎疫情过后经济重启、迅速回到“内生增长”,但现在看来,要稳住经济就必须要在美国人民把“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吃完前再续上新的“大饼”,以补足消费和需求的潜在巨大缺口。现如今上轮的钱都要花完了。
  更需要注意的是,危机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是流动性危机,这一危机已因央行放水而缓解;但困难还有,第二阶段就是偿付性危机或企业危机,如今第二波疫情来袭,未来企业破产的到来和高失业率持续将是最大的挑战。破产高峰会在危机的中期阶段发生,即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
  若财政政策不及预期,美联储或承受更大的宽松压力。在全球债务飙升的背景下,未来主要看央行还有多少空间,以及市场和央行的博弈。当前市场坚信央行需要继续宽松,因为经济如此疲弱,只要一加息,破产潮就在后头。
  目前,美联储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美国国债和400亿美元MBS,规模比2008年次贷危机后推出的每月850亿美元的QE3规模更大。但根据道明证券的统计,自今年3月以来,美联储购买债券的加权平均期限仅为6年,是QE3时期12年久期的一半。目前美联储并没有表示会通过收益率曲线控制的政策,因此未来随着国债发行量攀升,如何控制长端收益率就成了美联储面临的挑战。
  在新货币政策革命下,零利率政策预计将在很长一段时间维持。但是在2021年,美联储维持低利率的承诺可能会面临挑战。明年春季,由于受到基数效应影响,美国核心PCE通胀率同比增速可能超过2%,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继续偏向上行,这或导致市场开始对提前加息或者联储放缓资产购买步伐的可能性进行定价,因此届时如何与市场沟通平均通胀目标这一新框架将成为关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